搜索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- 浩劫降临 第五十四章 南域,权势的利益场

浩劫降临 第五十四章 南域,权势的利益场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我就说袁廷楷这个人做事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吧。”在北境都城澜城的军部,一众肩扛三颗三颗六角星,胸前带着一缕绶带的指挥官,早在一个偌大的会议室里,看着呈上来的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要感谢帝国,派出了一个顾问,给南域算是点了一把火啊。”一个中年大汉,杂乱的胡须有些花白,左脸上一道长长的疤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域现在乱作一团,我们北境就是帝国最强的疆域,当初南域从我们手里夺走的荣耀,我们要趁这次讨回来。”北境军部的一名指挥官,看了一眼坐下的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这件事,帝国插手了,我们不好贸然大军开入南域啊,不然我直接荡平南域,直取南都,让南域那些人看看,什么才叫威武之师。”坐在一排人中间的一人,嘴角露出狂妄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拉莫,有些事不能急,我们现在给袁廷楷点军事武器,让他和南域联邦军狗咬狗,等联邦军防线开始动摇了,我们就借稳定局势的理由,大军直接开赴南域的防线,到时候南域的那些资源不都是我们的了。”一个身形消瘦,眉眼内凹的指挥官说道,一双枯枝一般的手,捻了捻自己的胡须,嘴角满是阴谋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南域就是一块肥肉,盯着南域的可不止我们,东流,西莫,还有三内域做成的帝国联邦中心。”坐在最上面的,是北境的军事总统领,也是北境的联邦议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北境这样一个崇尚军事武力的疆域内,联邦的存在不过是一个摆设,真正的话语权始终都在军方手里,作为联邦议长的季长河,也不过是挂个名号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市长,南都城外现在已经开始交火了,我们是不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慌什么!”袁廷桓脸上满是怒色,“南都早就宣布脱离联邦管控,也不支持联合军的建立,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关闭城市防线的进出,他们喜欢打,就让他们打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帝豪那边还要求进出防线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送死没人拦着,帝豪的人想要继续保持运输的通畅,就让他们自己去守护运输队吧,城市军不可能会派人帮他的。”袁廷桓穿着一身白色睡衣,本来已经就寝的他,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又被从美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给我泡一杯安神茶。”袁廷桓看着躬身在门口的管家,挥了挥手,自己睡在这张大床上,每一次美梦都会变成噩梦,梦到自己流落街头,被人欺辱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到自己父母惨死,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到成群的凶兽,张开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到杀手闯入自己家中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躬身守在门口的管家看着袁廷楷,额头上一层细密的汗珠,在窗外惨淡的白光照耀下,一张脸更显得有些阴森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袁廷桓庭院外,一排排荷枪核弹的守卫守在别墅的门口,从大门进入开始,十步一人,整个院子里都在守卫的监视下,就算是一只鸟也休想飞过院子的铁栅栏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下床,袁廷桓和以往被惊醒一样,蹒跚地走到书桌旁,熟练地拉开按有掌纹锁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张少女的照片,那就是自己曾经深爱的人,袁术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的错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现在就连儿子也不认我了,但是没什么,我一定会让为你报仇的,等我完成了我的计划,我就去找你。”袁廷桓摸着照片,眼角的泪珠止不住地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多年了,每时每刻我都在想你,想你为我做的每一顿饭,想你那摄人心魄的双眸,想我们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,想我们相遇时的玩闹。可惜这一切都过去了,再也回不来了,你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离我们约定的轰击时间差不多了,马上安排撤退。”顾龙看着倒得七七八八的防御炮塔,还有被砍坏的能源供给柱,这一片阵地的防御火力被毁掉了近九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顾龙的心里依然是不安与惶恐的,他没有见到所谓的电磁炮阵地,也没有见到那些能爆发出强大能源轰击的巨炮,有的都是一些常规的重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发现吗?”顾龙看着一点点向自己汇集过来的小队,所有人都往刚刚撕开的口子奔去,手中的能量剑沾上了鲜血,却依然在不断地挥舞,手中的能源盾已经暗淡,却也挡下了大部分的子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一开始遇到的重火力压制之外,整个阵地都没有遇到一次像样的反击防御。”跟上来的一个小组长说道,他带着人都快要杀到这片阵地的后方去了,却也没有看到任何s级以上的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廷楷一定是早做了准备,在轰击结束的那一刻,光伏电磁炮就已经开始转移了,等我们来的时候,被牵制根本没有注意那些城市级战略武器被转移。”顾龙倒握手里的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左臂一挥,顾龙的手腕上多出了五根枪管,左手握拳毫不犹豫地宣泄出能量弹药,为自己身后的人开出一条尸体铺成的坦途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顾龙一行人撤出了联合军的重炮阵地,联邦军的炮火也落在了联合军的阵地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流星坠落在一片漆黑的山谷之中,随着一颗颗流星的坠落,冲天的火光在顾龙的身后亮起,顾龙的影子被拉的很长,长到顾龙看不到影子记得尽头,只看到两条直直的长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,现有的战略轰击炮火,已经完成定位坐标周围三公里氛围内的覆盖式轰击一轮。”伴随着传令兵将战略轰击阵地的消息上报到联邦军南都指挥部,整个指挥部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认没有遭到防御系统拦截吗?”最高指挥官依然不太相信自己所听到消息,他不认为会有一个小队能突破一个重炮阵地防线,成功摧毁一个阵地的防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认没有,前线前导炮弹,清楚地传回了爆炸前的影像,确认落入敌重炮阵地中。”传令兵再次重复道,他接收到的是战略炮击阵地传来的完整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师团长,顾龙小分队传来消息,没有在重炮阵地看到敌电磁炮。”机动师团李隆的亲卫匆忙地赶到李隆身前,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要先回机动师团了,最近还请南域各联邦军前沿阵地加强派出的巡逻小队还有斥候部队,以防联合军大规模军事行动。”李隆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指挥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,我们已经取得了炮兵阵地的控制权,折损兵力一千。”袁廷楷听着通讯器中传来的信号,嘴角仅是轻蔑地一笑,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父,您有没有想过,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会让联邦军受挫,让南域在帝国的地位受损。”袁术不知何时出现在袁廷楷的身后,看着远处的火光还未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术儿,这就是战争,如果你对你的敌人仁慈,那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就算我不动手,联邦军大规模布局之后,等他们休整结束,他们就会先对我动手。”袁廷楷此时对袁术没有了以往那样和善,语气中有些对于现状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成为自立联合军这面旗帜开始,就想到了会面临怎样的局面,联邦的针对,帝国的审判,亦或是其他疆域军部的庆幸,也做好了孤家寡人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想走,现在就走,我不拦你,你可以去找你父亲,从此离开军事这个残酷的战场,也可以加入城市军,去守卫你所认为正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有一个希望,就是你不要去联邦军,不要站在我的对立面,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新的秩序,就像现在的联邦军,他们看似团结一心,但是他们要是真的团结,我又怎么会拿到他们的军事部署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袁廷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,他作为袁术的叔叔,他很清楚袁术的性格,嫉恶如仇,即便自己在尽力掩盖自己某些见不得光的行径,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,总有一天,袁术要见到自己嗜杀残酷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,他们对我的评价或许是公正的,我是一个强势的、残酷的、心狠手辣、为人歹毒的人,我做的这一切,冠以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正义,而不过是因为我经历了一段不好的童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段日子里,我看到了联邦的无作为,看到了联邦当局对于被兽潮摧残家园的市民的淡漠,也看到了这个世界人心的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我加入军部,也看到了联邦军真正的腐朽和昏暗,一个个军人,官僚气,中饱私囊,毫无军人该有的责任。”袁廷楷失望地语气,深深地刻在袁术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廷楷从未流露出这种失望和心痛,他的那一张阴险的脸,才是他立足的代表,才是他想要成为的人,一个残酷的恶人,才会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即便是要受到帝国的制裁,让南域陷入战火,让各大疆域虎视眈眈趁虚而入,我也要自己军旗,为了我想要的公平正义,为了我所受的不公而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些愿意追随我的人,或因为贪婪,或因为受迫,但是总有几个是真心,虽然少,但这也证明,我所做的事,在有些人眼里是正确的,只不过在大多数习以为常的人眼里,我是一个邪恶的开创者,一个恶贯满盈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8/108352/281447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