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- 混沌不堪 第十七章 再遇,曾经的情分

混沌不堪 第十七章 再遇,曾经的情分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多想了,你现在不都没事了吗?”王钦和林子寒两个人,站在实验基地二十七层之上的天台上,看着远处弥漫的硝烟,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感受到我身体的变化,我当时已经是必死了,龙血和人血的枯竭,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”林子寒淡淡地说道,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那语气中似乎更多的是对自己活过来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真的不能告诉你。”王钦看着林子复杂的眼神,心中微微动容,但王钦又岂是那种会随意改变自己原则的人,对林子寒隐瞒事情,是所有人都默认的,自己自然不会多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曾经很期待死亡,甚至很希望死亡,因为我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,而我现在觉得,死亡是一件可怕的是,我不在渴望死亡了。”林子寒轻轻地笑了笑,手在王钦的肩膀上拍了拍,示意王钦自己不会再盘问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很多人在意你的生死,你身边的朋友远比我要多,你应该好好地活下去。”王钦苦笑着,他看到林子寒释怀的目光,心中忽然升起了苦水,曾经自己的母亲也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林子寒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身边在意你的人也不少,比如陆符、黄志宗,还有苏宇,他一直也在默默地关注你和帝豪。”林子寒看着远处的尽头,炮火覆盖下,一道道白光之后升起了一阵浓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域的局势怎么样了?”林子寒忧心忡忡地问道,他现在有些担心还在联合军任职的袁术,即便袁术已经是王者级高阶的人了,奈何枪炮无眼,在能源武器的集束轰击下也未必能够生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吧,帝国开始施压了,帝国的联军和北境军,已经在南域筑起的高高防线外集结,消耗的差不多的交战双方,也都消耗了很多资源,不会在爆发那种大规模的战略打击。”王钦说着,他对于战争并没有什么感觉,只是自己的军火交易得到的资金比以往要多了三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林子寒看着远处升起的黑烟,眼神中充满了对未来的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要回南都,继续做你的贾顾问吗?”王钦看着林子寒,认真地问道。这次他竟然有些希望林子寒违背当初的约定,再一次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和你的约定,也是我作为基因人该做的事情,我坚信那些人就隐藏在现在的政府和安全局之间,只有位高权重的人,才能知道帝豪的基因人计划,才能有权利调动那么多强者清除基因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回想着自己那晚最后见到的那个人,总觉得那个身影有些熟悉,只是那时候自己已经万念俱焚,也没有注意那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,现在那些人估计也已经离开了政府,毕竟这几年政府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,比军界换得还勤。”王钦淡淡地说道,那语气似乎有些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军界的人员变动,很大一部分来源于驻扎的调动和阵亡,而政界调动的频繁,可想而知政界中发生的那些肮脏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政界这些年人事变动很大吗?”林子寒反问道,若不是因为基因人的身份,林子寒不想和政界有半分关系,自然也不会了解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啊?你知不知道,现在的胡泉曾经是当时政务部的副部,之所以出任了水务局,是因为水务局的油水更多。”王钦摊了摊手,这十年他掌管帝豪,和政府的交道少不了,自然也清楚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胡泉,多留意一下,我总觉得他不简单,他似乎和一个奉天阁有关系。”林子寒提醒王钦,听到胡泉两个字时,眉头紧皱,生物战甲的研究在帝豪都很少涉及,因为对于人体接洽时的产生巨大的冲击,而且金属改造人,和基因人一样,被认为并不符合伦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现在的驾驭者存在,生物战甲的研究意义并不大,帝豪的关注是研究顶级的驾驭者和外骨骼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林子寒看不到的远方,袁术拖着重伤的身子,一步一瘸地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,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巨斧,一点点地向着战场边缘的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胸甲在巨大的冲击下,已经碎裂,碎片刺入了袁术的胸口,鲜血早已经和周围的烧焦的衣服混为了一体,胸前分不清是伤口还是布缕。

        联邦军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袁术所行动队的行踪,出动了三支机动小队和一个机甲大队,在这山谷之中设伏,袁术一整只小队殊死突围,也没能撕开包围圈的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~咔嚓~~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术闻声望去,几只半个人的大的啮齿鼠,正在啃食炮火轰炸的战士的尸体,一向注重军人荣誉的袁术,此刻也没有力气为那些士兵,驱赶那些侮辱他们的荣誉的老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能够结束。”这是袁术第一次开始恐惧战争,他已经对这场消耗战厌恶了,随着战争时间的迁移,现在已经彻底地陷入了焦灼的局面,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动用自己的根本,来组织一次大规模会战,但这种小规模的冲突却无时无刻不再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有一天会结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令的声音让袁术浑身一个激灵,循着声音望过去,袁术看到了那个身影,背后背着一把特制狙,浑身都穿着外骨骼护甲,迈着坚定地步子向着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来替联邦军取我性命的吗?”袁术看着走进的陈令,看清了那张曾经和自己在酒吧把酒言欢的脸,多么的熟悉,又多么的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离开了极限单兵基地后,我和军方就再也没有了联系,我现在跟在林子寒的身边。”陈令走上去,向着袁术伸出了援助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炮火声覆盖的那一刻,陈令就察觉到了这一片区域发生的战争绝不简单,于是一个人悄悄地潜出了基地,来到了这边观察,恰好看到了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袁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陈令看着不为所动的袁术,上前拉过了袁术的手,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就这样扶着袁术,两个人迈过一具具尸体,穿过熊熊烈火,踩过了黑焦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袁术看着陈令扶着自己的样子,那张脸还是那样的熟悉,原来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并没有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高台上的林子寒。透过望远镜看到了陈令的身影,也看清楚了在陈令的搀扶下,浑身焦黑的袁术,心中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有件事要给你添麻烦了。”林子寒抱歉的说道,嘴角有些不厚道的笑容,看着王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伤员而已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王钦也看到了那两个人影,微微一笑,很轻松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袁术,袁氏兄弟的那个袁。”林子寒见王钦答应的如此轻松,还没等自己说完,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他就是袁廷桓的那个儿子?”王钦吃惊地说道,他曾听闻过,袁廷桓去世的妻子,留下了一个孩子,可是王钦始终没有查到那个人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林子寒挠了挠头,袁术的身份知道的人确实不多,就连林子寒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不得不说袁术对于自己身份的隐瞒,确实做的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盘子里,一片片沾着鲜血的铁皮从袁术的身体上取了下来,有些是来自于袁术被炸裂的胸甲,有些是来自炮弹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盘子里的铁皮很快就堆积成了一个小山,这个小小的盘子里,铁皮的重量已经比盘子还要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袁术看着医生为自己处理好伤口,随着绷带的最后一个结打好,袁术的上半身近乎被绷带缠满了,肩膀和手臂也都是绷带,像是一个即将入殓的木乃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?”林子寒笑了笑,嘴角的笑容更多的是苦涩,若不是战争或许两个人不会像现在这般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你替我为联合军做的事,帝国联邦的施压,现在战争已经开始趋于小规模。”袁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,对着林子寒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为了联合军,我只是为了那些饱受战争牵扯的难民,就当是为我杀手犯下的罪恶,赎罪吧。”林子寒摆了摆手,看着眼前的袁术,战争已经让袁术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,那种经受过大规模战争洗礼的人,远不是那些躲在城市防线里的懦夫能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兄弟难得见一次面,我安排人准备了些简单的酒菜,条件有限,还希望不要介意。”王钦走进来,对着三个人说道,说完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三个人对着王钦点了点头,以示谢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我扶着你去。”林子寒和陈令两人相视一笑,走上前去扶住了袁术,直接架起了袁术向着餐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8/108352/2814484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