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- 尘埃落定 第十九章 兰溪,兰红的妹妹

尘埃落定 第十九章 兰溪,兰红的妹妹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败了?!”桑陌还沉浸在刚刚林子寒身后血手轻易地撕开自己金色海洋时候,那一声爆发出的嘶吼,那一声桀骜不驯、狂傲不羁的嘶吼,一股强横的王者气概,那远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高山瀚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桑陌征战十余载,见过太多太多的恶魔,见过说不清的强敌,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,那种逼人发疯的羞辱,但是从未见过,像林子寒这般浑身散发出一股王者气概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咔~砰~”清脆的声音,桑陌手中被称作圣金的剑,随着那一道细密到几乎可以忽视的裂纹,出现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痕,瞬间从剑刃蔓延至剑身,一直延展到剑柄之处,都是一道道泛着血光的裂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~”桑陌身子一个踉跄,手里的圣金碎裂,自己的身形失去了圣金的支撑,也差一点就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拥抱,索性的是左手撑住了地面,桑陌只是趴到在地,像是跪伏称臣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碎裂的一片片金色剑刃,散落一地,地上碎裂成十几块碎片的剑刃,也缓缓地暗淡,失去了那耀眼夺目的金色光芒。呈现出一种无法捉摸的黑色,像是黑洞一般的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圣金碎裂,桑陌才被迫接受了这个现实,自己引以为傲的领域金色海洋,被龙子一招破除,而自己的兵器,也因为自己的骄傲和自负,成为了一件废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!为什么!!”桑陌的声音逐渐地疯狂失控,像是一个疯子一样质问,只是这空荡的会堂之内,空无一人,也不知桑陌质问的是谁,是自己信奉的神明,还是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走出会堂的林子寒,脚步也渐渐地慢了下来,右手扶着路边的墙面,左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一股股鲜血还是从胸口处涌了出来,随即淹没了林子寒的左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步扶着墙壁踱步,林子寒忍受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,没有人关心林子寒的状况,更没人在意这个少年身上发生了什么,毕竟在澜城这样帮派林立的城市,每天被砍死的人也不计其数,就连军方都对此漠视了,更何况是生活在底层毫无能力改变现状的市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过的人时不时有对林子寒指指点点,但也被林子寒那恐吓的目光吓退,躲得远远的才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强撑着自己的身体,走了大概有一千多米的距离,已经走到了天地会会堂街道的拐弯口,却忽然被人拦住,两个彪形壮汉挡在了林子寒的面前,堵住了林子寒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抬眼看了看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人,林子寒不想理会,自己虽然破开了桑陌的金色海洋,可正如桑陌说的那样,圣金可以极大程度地压抑龙,也可以重创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低下了头,林子寒不想理会眼前的人,甚至连搭理或是动手都没有欲望,此时的林子寒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找一个血池泡一泡,让自己浑身浸泡在鲜血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林子寒也很好奇,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,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,奇怪到令人发指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你没有听见是吗?”壮汉见到林子寒抬起眼睛,用轻蔑的眼神扫了自己一眼,又低下了头,心中的怒火忽然爆发,在这一片地带,还没有人敢这样无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大汉的手就往林子寒的肩膀上抓去,大手落在林子寒的肩膀上,心中想着,一个这样重伤的人,还能有什么反抗的能力不成,这条街都是天地会的地盘,这个人也肯定不简单,若是扭送到军部或是天地会,自己都将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款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大汉要自信地把林子寒拎起来的时候,却惊讶地发现,浑身是血衣服破烂的林子寒,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被钉在了原地,任由自己的手臂如何用力,都不能把林子寒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在大汉的喉结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疑惑,自己好歹是s级的强化者,在这一片也是一个地头蛇的存在,就算是天地会的堂主,都要卖自己几分薄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大汉心中疑惑的时候,林子寒沾满了血的左手,搭在了大汉的右手上,大汉按在林子寒肩膀上的那只手,就这样被林子寒生生地按住,任由手臂发力也不能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强化者的职责是为了守护这个人类生活的世界,守卫城市,而不是让你满足自己耀武扬威的心理,耳4随意……”林子寒左手猛地用力向外翻,大汉的手直接被林子寒拧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麻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刚想用力,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大汉,却被充斥着阴寒之气的冰冷声音打断,那声音好像自带寒意一般,就连习惯了精神极寒的林子寒,也忍不住浑身一颤,握紧壮汉右手的左手,一时间卸了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循声看去,林子寒看到了一个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人,虽然仅仅是见了一面,虽然仅仅是短短的一分钟,但是林子寒记住了这个人,酒店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眼前的这位,虽然风姿优雅,可是眉宇间却比在酒店里多了一些阴寒之气,剑眉之中迸发出慑人的威严,一身板正的黑军装,根本难以掩盖她那妖媚的身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林子寒侧目看去,有气无力地说道,那声音噤如寒蝉,却也是用尽了林子寒最后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来人显然并不认识林子寒,有些疑惑地缓缓靠近,看似散漫随意耳朵脚步,却极其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能感受到,那个人在提防自己,或是在提防自己面前的两个壮汉,小心翼翼地脚步,林子寒微微歪头,看到了路口处的影子,那影子刚好露出了枪柄,让林子寒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林子寒迟疑了几秒,含糊其辞地说道,搪塞了过去,而自己也终究支撑不住已经精疲力竭,血气耗尽的身体,眼前一黑,身体晃晃悠悠地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子寒~!”正当两个壮汉和那个美女军官疑惑的时候,路口传来了一声惊呼,苏宇飞也似地奔向林子寒,而跟在苏宇身边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兰红,在酒店里为苏宇修剪玫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林子寒已经昏迷,根本没有机会发现,那个美女军官和兰红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两人眉宇之间的气势有所不同,兰红更显得温软一些,而那位美女军官的剑眉,更多了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军长,对不起,这里暂由军部直属特情科接管了,没有澜城军司的最高手令,我不能放您进去。”兰红站在病房的门口,虽然还穿着一身休闲装,但是眉宇之间也是一股逼人的气势,面对在军部督查享有极高声誉杜仲,也是丝毫不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红,人是因为你们监视不利出的事情,在蓝河酒店的事现在已经闹得全城沸沸扬扬,人尽皆知,现在全澜城都知道在蓝河酒店藏着杀手影,还有一个实验室里造出来的怪物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让我拿什么安抚民众,拿什么和北荒军交代,林子寒是我们帮助北荒军找寻真相的唯一办法,我不能眼睁睁……”杜仲气愤地吼道,兰红一个小小的情报员,竟然敢跟自己叫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我更不能让你进去了,毕竟为了林子寒的安全,我想督查军还是不要干预此事了。”兰红跨立,伸出手臂挡住了杜仲就要往里冲的身体,将病房的门口堵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红!你不要忘了我的身份,我有权罢免你的职务,我现在怀疑就是你和帝国联邦的圣辉组织勾结,谋害了我们解开北荒疑团的关键人物。”杜仲彻底忍不住了,大声地咆哮着,像是一头狮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军医院的整个楼层都被清空了,这一层楼的上下两层也清空了,而且军部还安排了一个师团两千余人的兵力把守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即便是杜仲喊得再大声,也没有人会听到这里的消息,更何况这所军医院本就是秘密医院,这里面拯救的要么是掌握情报的要犯,要么是建立功勋的大将,都是一些身份需要绝对保密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份是军司刚刚签署的文件,由我全权接手林子寒的事宜。”正当杜仲打算直接动粗的时候,一个冰冷孤傲的声音,在杜仲的身后响起,此时的杜仲浑身像是一阵寒意,忽然僵在了原地,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悻悻离开,完全没有理会说话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兰溪,你怎么来了?”兰红激动地看着兰溪,自从兰红单人路蓝河酒店的情报员之后,两姐妹就是聚少离多,虽然同在军中效命任职,却经常半年多都不曾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里面那个人情况怎么样了?”兰溪握着兰红的手,自己姐姐的手还是那么的温暖,不像自己的手冷得跟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兰红打算回兰溪话的时候,病房的门忽然打开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病房里冲出来,就算是在献血沐浴中长大的姐妹二人,也未曾闻过如此强烈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宇摇晃着身体,一步步地,像是一具尸体一样从房间里走出来,眼神空洞无神,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体的一侧,无精打采的样子,和那一身被鲜血污染的白西装,让苏宇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一个那么爱干净,对自己更是精心装扮的少公子,此时没有任何的心绪去理会衣服上和手上的血迹,只是用那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兰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放过他,就算是他是被制造出来的龙人,是混血,是你们口中的杂种,可是他有什么错,让你们不惜追查他二十多年,把他往绝路上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今天的这个样子,都是这个世界造成的,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的身份,让他像一个寻常人一样活下去?”苏宇的语气空洞,但是却不虚弱,语气之中充满了怒火、绝望和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有机会的话,苏宇情愿自己没有认识林子寒,没有揭开那一段过往,那样至少自己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痛,一阵阵绞痛。

        /105/105267/320107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