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黎明赤辉在线阅读 - 崭新篇章 第九十八章.入夜,无眠之人

崭新篇章 第九十八章.入夜,无眠之人

        夜幕很快便笼罩在了风沙山谷之外,林子寒没有离开黑耀军的驻地,而是和龙晶、陈令一起,暂时安顿在了黑耀军的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吉特队的行动失利,王钦和黄恒都清楚,该要爆发的战争,就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隐蔽林子寒的行踪,也为了让战争来得稍稍晚一些,为了让西莫能有更充足的准备,为了多一分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钦将林子寒的消息完全封锁,知道现在林子寒情况的只有总长室内的几人,以及陆欣和伍可欣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从未在军政厅正式露面的陆欣和伍可欣,此时已经在凌芳媛的保护下,赶往了风沙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耀军的驻地内,闪烁着警示的灯光,远远地看去如夜幕落下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人静之际,黑耀军的周边夜间监测也都打开,将黑耀军驻地周围五公里之内都笼罩在其中,任何的风吹草动,指挥室里都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扎过伤口的陆符,此时赤裸着上身,白色的绷带将右肩完全包裹,赤裸的上身也有一半被白色的绷带缠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拉出身后的铁板凳,陆符依靠在靠背上,双腿翘起搭在了桌子上,左手端着一个青色的茶缸。

        茶缸中是泡好的药茶,散发着浓重刺鼻的药味,偌大的营帐里只有陆符一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军用电台也被陆符临时征用,当做了收音机,播放着帝国联邦的新闻版块,陆符轻轻地吹了吹茶缸中的热药,慢慢地吸溜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嘶~”牙缝中露出一丝声音,陆符原本平静的脸上,挤出了一丝狰狞的神情,右肩不由地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~咚咚~~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陆符脸上露出苦色的时候,敲门声也随之响起,陆符脸上原本狰狞的神情,在这一刻变成了厌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这么不懂事~!”往日里,黑耀军从来不会在这个时间打扰到陆符,甚至是连军报都是放到指挥室,等陆符进入指挥室之后再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~!”陆符低沉的声音吐槽了一句,随即高声地说道,也重新坐回到了铁板凳上,双腿从桌子上拿了下来,陆符坐直身体,严肃地看着打开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令?”看着走进来的人,陆符先是一愣,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,脸上更是平添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晨一点三十一分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陆符打量着走入营帐的陈令,这里虽然不是陆符的私人营帐,但也不是指挥室,只是一处并不起眼的监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睡不着,我听巡逻的士兵说你刚刚进入到这里,我来问一下,看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令走到了桌子前,看着陆符茶缸之中满满的一大杯药,还飘荡着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吧~!”陆符那张本就棱角分明的脸,阴霾之中多了几分明媚,至少不像是刚刚陈令进来时那般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令也不多说,而是径直走到了陆符的身旁,拉出了一张铁椅子,就坐在了陆符的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只有电音声的营帐里,时不时地传出来两人的声音,都是很平和的交流,偶尔会有几句争执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林子寒,陆符更喜欢陈令,至少这位从军人一路走来的陈令,比起那个靠着血脉和身份的林子寒,要让人更觉得亲近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黑耀军的营地之内,所有的部队都已经休整,陆符的军令已经下达了,所有的黑耀军都开始休整了,陆符早已经开始准备面临帝国更为凶狠的报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~~呼~~”

        旷野上的风声,在黑夜尤盛,那种狂躁的风声,搅乱了林子寒的内心,搅乱了那颗冰冷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沙早已经消散,现在的风沙山谷外,万里晴空,只有一片寂静的星空,夜幕之下除了风声,和偶尔的凶兽的怒吼声,不知道从多远的地方,顺着风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一个人坐在屋顶,看着那样的夜色,看着那片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星空,那就是宇宙,是林子寒将来要立足、要面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铛~!”右手捏扁手中的易拉罐,林子寒的身旁已经堆积了许多的易拉罐,堆成了一个小山包一般,和林子寒一般高。

        顺手将手中的易拉罐扔了上去,林子寒打量着那些和自己一般高的易拉罐堆,心中只是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酒,军方的酒,很烈,西莫的酒大都是为了取暖和御寒,因为夜晚来临,西莫的寒冷尤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~~呲呲……”林子寒从箱子中又翻找出一罐,脚边的空箱子都有七八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好像不知道何为喝醉一般,一罐又一罐的灌入自己的腹中,只是林子寒觉得自己的肚子喝得有些涨了,就会走到房顶的边缘,放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脸已经通红,嗓子里传来火辣辣的感觉,那种如火烧过一般的感觉,顺着嗓子,一股脑地冲到了林子寒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铛~~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又是一罐啤酒被林子寒喝了出来,依然是捏扁手中的易拉罐,像是刚刚那般,林子寒就像是一个机器一样,重复着开酒喝酒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林子寒也不知道喝酒的目的是什么,只是觉得这种时候,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场景之下,林子寒应该喝一点,喝多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林子寒没有继续将酒罐扔到易拉罐堆里,只是就这样看着那堆易拉罐,看着那堆已经堆积在林子寒脚边的易拉罐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上面的那个,如同脚踩无数尸骨的将军一般,屹立在易拉罐堆之上,傲视群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将手中的易拉罐攥得很紧,紧到捏扁的易拉罐,翘起的一端已经将林子寒的掌心刺得生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林子寒依然没有将易拉罐放上去,因为林子寒不忍心让那位高傲如自己的将军倒下,让那个屹立在无数尸骨之上的将军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脚边的易拉罐,一阵风忽然吹过,吹动了林子寒的发丝,吹起了林子寒的衣襟,也吹动了那个傲视的易拉罐将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傲视的易拉罐将军,那在所有的一切之上的易拉罐将军,在这阵风之中,滚落而下,滚过那些易拉罐的尸骨,滚落在了林子寒的脚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个滚落下来的易拉罐,看着那落在离林子寒脚边,孤零零的易拉罐,林子寒冷漠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也是最终被命运戏弄,孤零零地躺在这里了吗?”林子寒对着易拉罐说道,对着一个自己亲手捏扁的易拉罐说道,对着一个不会说话,甚至是感情的易拉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耀军的基地内,很安静,安静到有些可怕,在智能化防御系统的拱卫下,驻地并不需要多少守卫力量,巡逻的小队也只有星星散散几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~~咚咚~~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的身后,那个被林子寒合上的地门,此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声响,随后那道地门被打开,立在了林子寒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循声看去,林子寒的目光注视着忽然打开的地门,那个从下面通往屋顶的地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白净的手臂从下面伸了出来,按在了屋顶上,随后又是一只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转过头去,重新看着眼前的星空,即便是不看那个人的脸,林子寒也知道上来的人,会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看到我给你送酒上来,你不应该感谢我吗?”龙晶的声音,在林子寒的身后响起,那爽朗自然的声音,显然并未在意林子寒装作没看见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林子寒没有回话,只是就这样看着脚边那个滚落的易拉罐,看着刚刚还是傲视的将军,现在就沦为了孤零零的阶下囚的易拉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~!”龙晶手中拎着四箱子酒,直接放到了林子寒的身旁,随后就在林子寒的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左手拉开箱子上的保险,龙晶将最上面的一箱酒递到了林子寒的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子寒没有接过去,好像是完全无视了龙晶,而龙晶也不恼怒,只是将那箱酒,就这样放到了林子寒的身旁,随后双膝一曲,双臂搭在了膝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晶就这样坐着,一言不发,一句话都没有问,只是就这样坐在林子寒的身边,安静得像个娇羞的小姑娘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龙晶,林子寒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,至少不要求自己的龙晶,让林子寒觉得有些别扭,甚至感觉背后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坐着,都是一动不动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似乎是林子寒的腿麻了,手也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不似龙晶那样可以一动不动坐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林子寒看着脚边的那箱酒,身体麻木的瞬息,林子寒干脆拿起了一罐,装作拿酒的样子,活动了活动自己已经酸麻的关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林子寒含糊不清地说道,一口酒接着灌入到了自己的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林子寒和龙晶两人是清楚对方的身份,清楚对方的底细,知晓对方的一切,而身旁的那些人,看到了都不过是林子寒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夜林子寒未眠,天微微亮的时候,林子寒和龙晶才一起走下房顶,一起顺着一旁的梯子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符和陈令,也恰好走出了房间,看到了一前一后走下房顶的两人。